不二千月

爱周助,爱动漫,爱cos,爱摄影,爱睡觉,爱游戏。业余CV,耽美小说写手。

整理家里东西的时候看到的,几年前做的周边,丢掉之前给喜欢忍迹的各位同道中人低价出售一阵子,喜欢的给我留言,十一月就不售了。


钥匙扣有三种:兽耳,医生,囚服

兽耳只有几个了,囚服和医生还有很多。


还有亲吻手环,当年手作的。也只有几个了。


LOF上找我的话

四个一起带走的话25包邮。先到先得,毕竟手环和兽耳快没了。

只要钥匙扣20包邮。


喜欢到晕厥……方好看太好看了!

我觉得你们肯定又要说我骗纸

可是我真的是有心无力😂
我之前的公司还没有给我发工资,还是两个多月的工资,我本来说辞职之后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至少一个月,调整一下顺便写写东西。
结~果~
我真的太穷了……下个月花呗都还不起只好滚去上班。
顺便还要继续策划修改接下来三部漫画,还在策划一个少女向系列小说……
生活所迫……生活所迫啊(」゜ロ゜)」!

不过我可以跟你们说,接下来我的漫画里有一部是明确了是耽美向的!我终于在重重难关中杀出一条血路!坚持了我脆皮鸭文学!不过!肉!在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正篇里是绝对不可能有的!所以到时候如果有人喜欢,只能私底下你闷去求求主笔让她画点福利了😂!

我……也……不知道……策划案和大纲什么时候能搞定……现在平台要求地好严格啊😂,要写得这么完善……

而且我可能接下来还要忙星光大道的地区赛……
我……可能是个……废人……
我是不是要
掉粉了
😂

你好周一(・ω< )★

写给理智沦陷

一下我就是瞎JB神叨叨一下

我写个同人,你不喜欢看就不要看嘛,何必勉强自己看呢?
你喜欢看甜文就挑我甜文看啊,我那么多甜文你非挑我不甜的。
本来设定就是很现实很残酷的警匪监狱,还吐槽我为什么把配角写得这么惨?
难道你以为警察叔叔们就是平时坐坐班站站岗?难道他们不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把自己豁出去了么? ​​​这是个高危职业,面对凶恶歹徒,面对未知,面对诱惑。

我知道。大家平时觉得生活本来就累,不喜欢看个小说把自己搞压抑了。
所以我才大部分时间都在写甜甜的文,欢脱搞笑无厘头。

但是既然考虑要写这么严肃的题材,我总不可能每次警匪PK的时候,犯人都在担心符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吧?犯人都在考虑我就恶作剧一下,千万不要有人死啊(」゜ロ゜)」!犯人都在想,怎么样就皮一下,不能太为难警察叔叔。
可能么?
我又不是在写甜文……
要是接受不了现实向比较残酷,比较血腥的,就别看了。
这文不适合你。


哎哟,我觉得我又犯病了。
我就想知道大家怎么想的。
集思广益,集思广益。

占tag抱歉!
如果今天B站萌战,我喻我黄双双入围,决战夫妻(不是)。
我就写一篇H送给所有今天投喻黄的各位!
请投了喻黄的大家截图票根!
微博私信我票根的人能上车(虽然我的车也只是小破车),不用关注我(lof不能发图醉了),私信即可上车,为了我庙而战!!!

微博CN:不二千月

《叶蓝卧听风吹雨》(下),ABO,一切为了肉

《叶蓝卧听风吹雨》

CP:全职高手 叶蓝(叶修*蓝河),微量喻黄

设定:大明星*小演员,ABO,一切瞎比比都是为了肉


1、蓝河可爱

2、叶修心脏


写完了……心情复杂极了……

很久不蟹肉了,各位将就看看吧。

居然憋了我一个月才写完,辛苦老叶了。

我一直觉得蓝河是个很MAN的人,虽然我站蓝受,但是蓝河大大在我心里是个很棒的男孩子。

他的能力并不像国家队队员们那么牛逼,但是他总是独一无二的他了。

我跟很多人说过,我是个蓝雨党。

全职里我最喜欢的角色全是蓝雨的人:喻总,黄少,小蓝,魏琛。

他们在我心里都是很棒的。

本来说睡了睡了,改天写,但是觉得还是憋个大招送给你们吧!

可惜我的文笔有限,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报告

我想问,如果叶蓝那篇《风吹雨》,我只写了一部分,卡在肉上……
我是先发一部分呢?还是憋个大招呢?
emmmmm……为了自己炖个肉满足一下饥饿,却写了快一万字,我是没事找事吧ヽ(゚Д゚)ノ。

《叶蓝卧听风吹雨》(上),ABO,一切瞎比比都是为了肉

《叶蓝卧听风吹雨》

CP:全职高手 叶蓝(叶修*蓝河),微量喻黄

设定:大明星*小演员,ABO,一切瞎比比都是为了肉

 

【一】

按道理来说,像蓝河这样乖巧的Omega不该进入娱乐圈这样浑浊的地方,但是蓝河就这么直挺挺地闯了进来,在黑灯瞎火中闯出了那一丁点的名堂,然后揣着这点小成就,做着能和偶像同台飚戏的梦,哪怕不能飚戏,就算只能死在偶像耍帅的枪口下,蓝河也觉得值了。

从蓝雨经济公司培养出来的小新人——蓝河,本名许博远。

喜欢黄少天。

人尽皆知。

说起黄少天,最近有件事闹得挺大的。

可不就是上周的事情,黄少在演戏过程中突然进入发情期,让在场所有人都慌了手脚,谁曾想到向来英姿飒爽的黄少,竟然是个Omega?而且那信息波动太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定是有人为了某些见不得人的利益,用了信息素诱导剂,这可好了,把黄少害得够呛。

在场的Alpha们顿时就受到这股香甜的气味影响,变得不大理智,甚至跃跃欲试。

脑子里全是把黄少这样优秀的人压制在下的场面,该是如何地令人爽快。

不过,这些臆想也仅停留在想的层面,那些想要对黄少动手的家伙,都被同为男主的叶修揍得够呛。

其实仔细一闻便可发现黄少身上除了一股粘腻的糖味,还有一股虽然淡薄,但是格外凌厉的Alpha气味——黄少天不仅是个Omega,而且是个已经被标记过的Omega!

现场除了拍摄人员还有不少前来围观的粉丝和记者,叶修为了黄少大打出手的场面可谓一个精彩,这精彩让所有记者都在感慨这个新闻的价值。但还没能这个价值被发高速的互联网传播到一百万的浏览量,“男二”却出现了!

衣冠楚楚的青年气势汹汹地冲进片场接走了软绵绵的黄少,叶修甚至没有阻拦,这微妙的三角关系简直让记者朋友们大呼过瘾!本来全在支持叶修的人在记者爆出喻文州是蓝雨CEO之后,顷刻有不少人倒戈向了“全心为黄少付出”的喻文州。对家自然不肯罢休,甚至有技术帖分析,据现场拍摄人员中流露出来的消息说,黄少是个已经被一个强A标记过的O,喻文州就算管理能力再强,但不论怎么看也只是个B而已,所以喻文州根本不可能是和黄少在一起的Alpha,倒是从来没有让人闻过信息素味道的叶修大神更像是这样强势而凌厉的Alpha。

究竟谁是第三者?这事吵得娱乐圈沸沸扬扬。

所以,被记者围追堵截的叶修也只能暂时窝在苏女神家里,戏也暂时停止了拍摄。

 

看见屏幕亮,叶修顺手拿起放在手边的手机。

叶修:“我说你们俩这要折腾多久?我可是被你们害得连家也不能回。”

对面先是一阵呢喃,然后听喻文州小声说道,“叶前辈,稍等。”

然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叶修估计是喻文州在下床,大抵是选了个什么不打扰黄少天休息的地方后,喻文州才重新开口。

叶修啧了一口烟,对狗粮表示不满。

“至于吗?你这么小心翼翼的。”叶修嘴里吐着烟圈,眼里看着被烟雾挡住的,墙上挂画的轮廓。

“等叶前辈有了喜欢的人,就知道我们折腾得不算久了。”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温温柔柔的,但内容却一点也不客气。

“嘿?!”叶修蹲在椅子上,之间夹住烟身,把烟从嘴边拿开。

“少天最近可能都不能再接戏了。”喻文州突然说道。

叶修觉得奇怪,“为什么?”

对面的喻文州顿了顿,没有解释,只是继续说道,“为了弥补两家合作的这部戏,我们会尽快选出合适的人选代替少天的角色。”

这部《风雨大作》是蓝雨和兴欣合力投资的一部年度古风大剧,先不提叶修已经多年不演古风突然又重挑古装剧颜值演技大梁这个噱头,黄少天的狂热粉丝也从来不曾让蓝雨失望过。

这笔买卖无疑是值当的。

所以,是什么理由让喻文州放弃了这部大作的巨大卖点,非要在这个时候换掉黄少天呢?

单身三十年的叶修,不得而知。

 

蓝河出现在拍摄现场的时候,被当成了新来的兼职,安排去了灯光老师那。

直到快开机,场务叫人,才听到顶上有人在答应。

“我!我是蓝河!”蓝河在高处的灯光架上挥手。

叶修顺着声音回头看,瞧见了那个,叫做“蓝河”的家伙。

等蓝河梳妆换衣,重新出现的时候。

小伙子白白净净的,怎么这么想不通要崇拜黄少天?

黄少天是现在演艺圈少有的,又有颜值武戏又肯真打的动作演员,也托了黄少天的福,让不少年轻人重新认识到了动作演员的魅力——近期加入动作演员行列的新人,不少都是黄少天的粉丝。

蓝河没能完成自己和偶像同台飚戏的愿望,但是却完成了一项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成就。

和叶神的对手戏,而且是与叶神地位几乎相同的男主身份。

说实话,蓝河刚一开始看到叶修的时候还是有点怂的,毕竟叶修是谁,那是神到不能拿来当偶像,只能拿来当神的存在。

叶修要是知道,过于优秀是他之所以单身这么多年的原因,估计得气死。

黄少天的罢演导致整部戏有黄少天的场景必须全部重新拍摄,蓝河需要先补上黄少天已经拍过的镜头。

蓝河和黄少天是全然不同的两种人。

叶修刚一和蓝河对上戏,就有这种感觉。

蓝河看上去温温柔柔的,甚至存在感有些低,但是开始演戏起来,竟是有极其强力的引导作用。

那种能够引导你更快进入角色的能力。

刀光剑影之中,蓝河眼中的那份恨意和快意,交织错落着,对叶修所饰演的角色又爱又恨。

叶修觉得,黄少天不论从任何一个方面都比蓝河优秀,但是蓝河却更适合这样的角色。

叶修搂着“身负重伤”的蓝河,躲在满是污秽的猪圈里躲避追兵,蓝河呼吸沉重地倒在叶修怀里,窗外是高压水管喷出的瓢泼大雨。

蓝河觉得额头很痒,叶修的零散的假发挠的蓝河心慌。

“别睡。”叶修小声说道,“我带你出去,我绝不放你一个人。”

蓝河心里痒痒的,有些心猿意马。他知道今天这场戏不仅要贴身,而且“湿身”,所以开始之前特地有对着自己喷了足足半分钟的抑制剂。

但是此刻,叶修好听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就像羽毛一样从心尖上蹭过,让人心头被猫儿掌心的软肉挠过。

蓝河的背无意蹭过叶修的裆前,有些不自然,但是碍于还在拍摄,只好继续靠着那温度灼热的大家伙。

大抵是因为这是蓝河的杀青戏,拍完这场雨戏后,蓝河展露出些许疲惫,疲惫到连导演都一眼瞧出了蓝河白如纸片的脸不是粉底太白的缘故。

在得到导演一句“回去好好休息”的准许后,蓝河还算正常地离开了片场,却歪歪扭扭地回到了公寓。

蓝河一直忍着一直忍着,直到双手颤抖着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然后脱力,重重地跪在了玄关位置,蓝河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关了门不至于有外来的危险。

蓝河觉得自己不对劲,体温升高,呼吸困难,肌肉酸软。

这一切都和“发情期”的症状很像,但是“后面”却没有一点动静。

这不是“发情”。

蓝河陷入了更加令自己差异的状况之内——“假性发情”。

这种状况非常少见,蓝河也是在偶尔的咨询里了解到有这种情况的存在,这种情况的出现多数只有一种情况,那是来自Omega本身的心理作用。

向来自我约束的蓝河一时难以接受,这场“发情”是自己想要的。

蓝河在床头柜前翻翻找找,找到一盒抑制胶囊,连水都懒得拿,直接干咽了下去。

跪坐在床边的蓝河脸全都埋进了被褥,指尖却握住了腰间的皮带。

清脆一声卡塔声后,蓝河把皮带扣解开。

男性Omega的存在十分暧昧,他们既有作为男性的生理需求,也有来自繁殖的第二性征需求。

在和叶修拍戏的这一个月中,多多少少的接触和交流都让蓝河心动不已。

但这般狼狈然蓝河觉得格外羞耻。

蓝河将自己从一片泥泞中释放出来,握住,然后前后撸动。

偶尔的闷哼从被褥中传来,蓝河的后背被汗水浸湿。

难受,蓝河不论怎么卖力,却不能同以往一样找到法门。蓝河颓废地在床头扯了手纸,把掌心的粘稠液体擦干,又随便糊弄了一下黏糊的柱身,烦躁不安地冲进了浴室。


来吧,上破车!




那啥,冢不二的《理论》那篇吧……实在是脑洞太大,不是闲暇时间能写的,先更这个给大家压压惊。

下一段的小破车,咱先憋憋,毕竟上班狗真的不是故意的。

请假续条

旁友们!我!这周五就!离!职!请等等我!!!
我好忙啊!上班之外还要写脚本啊!!!

除了已有的《请妖》,接下来还在筹备新漫画的事情,一个古风一个明星……保佑我顺利上架吧😂


更新啥的……等等伦家嘛(打死恶意卖萌)